即时新闻
首页> 深度报道> 时事快报> 浏览文章
强收水费办出入证上赫然扣着党公章 北京大兴海子角社区借疫情盘剥百姓
时间:2020年12月02日 作者:程敏、李新安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综合讯:(公民记者程敏、李新安报道)受新冠肺炎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之下民众生活惨淡,当地政府仍借机盘剥,加剧对民众的迫害。在北京市大兴黄村镇,当地政府以疫情为由办出入证,强收水费,借着疫情敲诈勒索,驱赶外地人。


1.jpg北京大兴区黄村镇海子角村借疫情为由强收水费,办出入证,并关停街面上的外地人做生意卖货的店铺。(知情人提供)


       北京大兴区黄村镇海子角村村民杨兰女士(化名)告诉记者,这个村里从三月份开始,以疫情为名向外面打工的、出租房的人收水费,每个月一个人收30块钱,一收就收四个月,“据说外地人太多,开始撵,借着这个疫情办证,要水费要卫生费,任何手续都没有,就是抢。”


       据介绍,大兴区黄村镇当地有一个人工劳务市场(零工市场),北京用人单位到这里雇零工,所以海子角村外地人多。


       一份海子角社区居委会海子角委会11月24日的通知显示,租户办理出入证要由房主本人办理,收齐电话、身份证复印件、照片、水费卫生费收据及其四个月的现金,到村委会办理出行证;并且新招租户不予办理新的出入证。


2.jpg北京大兴区黄村镇海子角村通知居民带水费卫生费凭据办理出入证。(知情人提供)


       “这个村住了6000户,都是外地的多。交一回水费都交上百万,那笔钱拿到后到底干什么用都不知道。”杨兰说,“当地的水不能饮用,水里的杂质碱性太重,我们都是买水喝,买纯净水,一个月也得五六十块钱。往常我们是一个月才要10块钱,一有疫情,一个月就要30块钱,专对外地租房的,就是撵租房的。说白了就是抢钱,抢外地人的钱,驱赶你,你不交就走,别在这儿住。”


强收水费 村党委收钱不出收据



       出入证上的编号是按顺序排下来的,据杨女士提供的一份出入证显示,编号人数已有三千多人。


       值得注意的是,出行证上扣着海子角村党委的公章。“党来抢钱,也没有收据,连白条都没有,借这个疫情办证出来抢钱,拿党章出来抢钱,无法无天。”杨兰说。


3.jpg北京大兴区黄村镇海子角村通行证上赫然扣着党委的公章。(知情人提供)


       杨女士介绍,早在九月份,五中全会的时候搞维稳,村委会就开会让房东签约,不让往外租房子,把租客都赶走,大队里承诺给钱。结果钱没给农民,农民上镇里告状,黄村镇政府把这个村里的所有事情接管了。


       “轰走租房的,大队也没(给)钱,我们村子有外债,他们都贪污了。而且他们胆多大,借着这个疫情办证,一个月要30块钱,一天1块钱水费,一次要交四个月,而且没有村委会公章,拿着共产党党支部的党章扣上来要钱,这不是抢钱吗?”


       她说,村官从镇里雇的保安,两岗换班,白天晚上在大门口守着,开着监控,不办证就不让村民进出,“谁都不敢吱声,你要不交钱你就出不了大门,哪都去不了。”


       从今年3月份一直到12月末,4个月一换证。颜色不同,第一回是白色,第二回是黄的,第三回是粉的,这回里面的纸张是绿色的,还是扣着党委公章。


       她介绍,村里有户打工人家,由于房东是村里的签约户,不租房给外地人了,他们被迫搬出来,但仍在本村租房子,先前办的证不给换证。“这个外地女人到大队去骂,说你们干啥呀,你们共产党没有钱花出来抢啊,抢棺材板钱呢,准备下葬啊!……骂得他们受不了了,就给办了,换证又要50块钱。”


以火灾为由抢煤气罐 关停店面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聚福缘公寓发生火灾。此后,北京开始大规模驱逐外来民工、驱逐低端人口。


       “2018年驱赶外地人也是在大兴,借着火灾,着火也是人为造成的,是他们故意干的事。”杨女士说,“上面就是为了维稳,怕北京出什么乱子,那年先点火,死了那么多人,再挨家撵,挨户砸。有的上班的宿舍,晚上拿大锤把玻璃砸了,把床也砸了,都给撵走了,今年不知道想什么招儿。不让你在这呆,都走才好,他们不就安全了吗?”


       “现在也是,天天上人家里翻,私闯民宅,到屋里头来到处翻、抢,看到电褥子也抢,看到煤气罐也抢,看到电动车也抢,到处抢。”


       据杨女士描述,2个警察领着,雇了20个保安。警察不动手,全让保安动手,挨家敲门去,基本上村里的煤气罐都给收走,一车一车地拉走了。


       “抢了就卖钱了,归他们所有。外地人在这待着多难呐,还得挨冻,还得挨抢。大冬天挺冷,电褥子不让铺,屋里像冰窑子似的。”杨兰说。


       此外,街面的门脸房,有卖菜的、饭店、小吃铺、卖杂货的,被以无证无照为由关停。


       “去年已经关停了一批,办完证也不让你干了,就是不让你干。将近40家被关停了。”她说,“现在我们要想买菜,就得上五里路以外一个市场去买菜。他把外地的卖菜的、卖粮油的,全部都给轰走,所有村里的(小店)全部关闭,不让人家卖。”


       她说,外地人到当地的零工市场干活,也遭到保安驱赶。“天天早上5点半就开始撵,撵到6点半。正去排队干活,人家来找人,他就把你撵走了,甚至来找活的人都被他们打过。”


       “本来这疫情让大家都没有挣着钱,今年经济滑坡,也没有什么盖楼的活,今年活儿特少,根本就挣不了多少钱,就是刚刚够活下来。”杨兰说。


“疫情”维稳 手段更为极端化



       除了像北京大兴区黄村镇海子角村藉疫情盘剥百姓外,各地借疫情维稳的手段更为极端化。近期,天津访民不许到北京上访。天津的王女士说:“我看到一篇报导说天津应该是11例阳性。北京马上就把这一条给借用了,我看到的是住建部不准天津人去上访,不准天津人登记。”“我认为他们现在就是利用这个疫情为借口,跟北京的这些个信访部门串成一气。”


       近期,江苏、河北、天津等地都出现了堵门式维稳。记者此前报道,江苏省无锡市拆迁户王彩霞今年7月底进京举报地方官员贪腐,被地方截回后被堵在家中长达百余天。河北邯郸讨薪人刘明国被堵门十几天,刘家所有人被限制出入自由。


       此外,维权人士或者异议人士刑满释放不能回家,而是以疫情为由遭变相关押。如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5月底出狱时,家属前往监狱接人扑空,邢望力一早被押送至黑监狱。


888.jpg

11月20日起,山西运城盐湖区看守所要求律师会见当事人必须做核酸检测,不做不让进。(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律师办案会见当事人也受到限制。河北律师卢廷阁发贴子表示,他近期到广东茂名看守所、山西运城盐湖区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发现看守所滥用疫情限制律师会见,除了要出示健康码、行程轨迹,还要律师事务所的健康证明、行程轨迹证明,还要打印出来方便他们存查,才能进大门。还要审查是否做核酸检测,不做不让进。


       “有一点儿权力,借助疫情发挥到极致,且没有任何制约。”卢廷阁说。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河南70岁拄拐乞丐被揭穿家中竟拥4套房产存款20余万   2021年3月3日以来,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一名穿着破烂的老乞丐拄着拐杖穿梭街道行乞及在银行存款的视频引起热议。有网民揭露该名老人不仅有20万余元(人民币,下同)的存款,名下还有4套房子。有网友爆料,这名“老乞丐”还是银行的VIP客户。 【详细】

河南一名女子722元存12年竟... | 中国棉纱价格涨幅逾30% 服装... | 微视频|上海肯德基设食物自取站...

微视频|山东临沂“拉面哥”意外走红 主播蹭热度乱象多逼他停业避风头   山东临沂一名“拉面哥”最近在网络爆红,他卖了15年拉面,一碗只卖3元人民币,从未涨价。然而“拉面哥”成为网红后,每天有数百名主播围着他录直播蹭流量,甚至在他家门口上演求偶征婚、卖身葬父低俗戏码等,各种乱象逼得“拉面哥”被迫暂时停业,以避风头。 【详细】

地产债净融资额连续七个月为负 ... |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发警告:房地产... | 微视频|重庆强推工龄归零霸占退...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